白逗珂基

没有礼貌的人,不会搭理哦

七夕?七夕?(巍澜)

*  祝大家七夕快乐!



一 

 

门外走廊传来些喧哗,不多时,门上被敲了三下。

沈巍起身开了门,系里新婚不久的女讲师小卢正抱着一大束红玫瑰,一脸喜气地笑着看他。

“沈教授好!”

沈巍微笑着点点头,他自然一早知道门外是小卢,也知晓那些嬉笑喧哗是源于她此刻正在四处分发的红玫瑰,只是,他不太明白为什么。

小卢是个机灵的姑娘,她一眼看出了沈巍的疑惑,从满满红艳的花枝中取出一朵递到了他的面前:“沈教授,七夕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

今天是七月初七没错,但这和情人节有什么关系?

 

不是说这沈教授有家属了吗?怎么连七夕这么重要的节日都不知道?

小卢见沈巍依旧是一脸的迷茫,她在心里嘀咕了片刻,决定点化一下又一位没有浪漫细胞的男同事,虽然这是她一向尊敬的沈教授。

“今天是七夕,也就是中国的情人节。”小卢放慢了语速,用手轻抚过怀里的玫瑰花束,娇羞的表情带上了相当的语重心长,“沈教授,这花是我家那口子特意送的。”

沈教授浑然不觉自己被秀了个大恩爱,但小卢语里话间的意思他是明白过来了。

 

要说忘记七夕情人节这事,还真不能怪沈巍。

他作为活了千万年的斩魂使,见证了人类氏族的兴衰起落,自然就包括那些繁复复杂、与天地生息攸关相连的节庆礼道。

七月初七,一直以来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农耕日。而牛郎织女这两颗星,本质上就是古代劳动人民用来确定农耕时序的原生态计时器,这象征意义也多是“忌娶忌嫁”之类的灾星附体。

至早也就是从汉代开始,这七月初七牛郎织女才加了个银汉迢迢暗度的浪漫名头,说穿了也是为了独尊儒术的人伦统治,可没那么些旖旎韵事。

至于这七夕彻底成为人人珍重的中国情人节,也不过是这二三十年间的事,对于在历史长河中颠沛已久的沈巍,区区沧海一粟,没被他放在心上还真不意外。

“沈教授?”小卢见沈巍依然是一副神思物外的模样,决定再挽救他一把,索性把话说得更明白了,“今天是要给在乎的人送心意的。”

 

沈巍送走了操心的小卢,拿着那朵玫瑰来到阳台,看向了不远处一片绿荫中的红色屋顶。

七夕情人节吗?

他要不要给云澜打个电话?

 

 

 

七月向来是特调处最忙的时候。

从月初开门到月末关门,加上中间那些个普渡夜行,捣乱惹事的从来没缺席过,年年到此时全处从上到下均是忙得焦头烂额,今年当然也不例外。

这么说也不全对,毕竟今年还有个郭长城。

 

楚恕之得了个歃血求魂的案子,正急匆匆往外走呢,一闪神撞上了从外头进来的郭长城。

他两眼一瞪还没开训,目光就叫郭长城手上拿着的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吸引了过去。

“你这什么东西?”楚恕之皱着眉头,面色更黑了。

“玫瑰花啊。”郭长城依旧没心没肺地笑得像朵太阳花,“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大街上有人免费送花呢。”

“七什么夕,你有情人嘛你!”楚恕之把红玫瑰从郭长城的手里一拔,就手扔进了路过的祝红怀里,然后把那小胳膊一拽就往外去,“赶紧跟我出任务!”

 

这小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祝红得了红玫瑰,虽说这不是特地送给她的,但这么好看的花谁不喜欢呢?再说了,保不齐还能沾点喜气。

于是她哼着小曲弄了个花瓶,美滋滋地把花放在了电脑旁。

“哟呵,红姐,这是有人追啊!”

大庆刚吃完老李新炸的小鱼干,一嘴的油光,肚子看着又圆了不少。

祝红心情不错,也不和它计较。她快速掐了把大庆肥厚的后颈,眼瞅着大庆受本能驱使不由自主地“喵”了一声,这才嗤笑一声缓缓拉开了抽屉。

大庆倍觉屈辱,正要伸爪子挠她,余光瞅见那一抽屉的各色巧克力,顿时咽着口水将爪子换了个方向,一把捞起一盒黑松露。

“果然是红姐,就是有魅力!”

“这才多少?我家里的花早没地放了。”祝红炫耀得相当低调。

 

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赵云澜三两下拆了块黑巧克力丢进嘴里。

“这什么日子,这么多巧克力?”他话一说完,自己倒先反应过来了,“今儿是七夕?”

祝红和大庆一起看他,又一齐点了点头。

要说这七夕是什么日子,赵云澜是一点也不陌生,毕竟他也曾是叱咤情场的风流人物,这等重要的节日,可是除了生日之外最不能懈怠的。

可他先是空窗已久,没了沾花惹草的雅兴,等后来和沈巍好容易历经磨难过上了幸福的小日子,沈巍又是个惯于宠他的,完全不在意这些个虚把式,再加上最近特调处的轮轴转,还真让他彻底忘了这茬。

“也亏得是沈教授啊。”大庆把这阴阳怪气的一句说得是意味深长,然后用爪子飞快带起那盒黑松露就窜远了,作为一只不折不扣的肥猫,那身姿真是灵活矫健得好不般配。

 

祝红提溜着赵云澜的袖子,把他的贼手从抽屉里拿了出来,转手从包里掏出一张看着就特喜庆的纸片塞他手里。

希尔顿双人情侣套餐。

“今天的新案子老楚和小郭去了,再说咱处里新招的那些个也得好好锻炼一下了。”祝红说着把赵云澜胳膊肘下夹着的报告抽了过来,“剩下的活儿,您老就安心留这吧。”

赵处长看着如此关心领导幸福的下属,内心的欣慰简直无以言表。

他拿着餐券又看了眼祝红:“你这都给我了,人男士该伤心了。”

祝红哼了一声,连头都没抬:“人男士最想去的可不是什么破餐厅。”

啧啧,赵云澜又道了声谢,摇着脑袋走了,要说这道行深,还得是人祝红。

 

 

 

赵云澜刚走到系楼门口就接到了沈巍的电话,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他低头一笑把电话接了起来,沈巍低沉的声音很快传来:“云澜。”那头的沈教授似乎有些犹豫,好半天才有些磕巴道:“我同事说,今天是......七夕。”

赵云澜忍着肚子里的笑,故意逗他家斩魂使:“我知道啊,怎么了?”

“没什么。”沈巍轻轻应了一声,语气叫赵云澜听出丝赧然,“云澜,你今天忙吗?”

“忙,忙疯了都!”赵云澜嘴上说着,脚下继续迈起步子,“刚又来个新案子,我一会就得过去。”他故意重重蹬地制造了些噪音出来,“说不定还得出趟差,今晚就走。”

“那你记得按时吃饭。”沈巍的语气听不出多少失落,倒是关心更多,一如赵云澜所料。

“我知道。”走廊上暂时无人,赵云澜稍稍颠起脚尖,顺便放低了声音,“宝贝,我得走了,晚点和你说。”

“好。”

 

沈巍这边刚放下电话,那边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探不出对方的气息,心下顿觉大异,防备即起的同时沉声道:“进来。”

进来的却是赵云澜。

赵云澜笑得相当开怀,连下巴上的胡渣都一根根翘了起来,显然是有些得意。

“宝贝,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冲沈巍飞过去一个媚眼,狠狠放了把电,“老公特地带你来过七夕。”

沈巍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很快明白了过来,他起身走到赵云澜面前,眼带笑意道:“你打算怎么过?”

“自然是先吃顿浪漫的。”赵云澜拿出希尔顿餐券朝沈巍挥了挥,然后眼珠子就开始不规矩地在沈巍身上打起了转,“再然后嘛,就要看沈教授的表现了。”

沈巍叫赵云澜那赤裸裸的眼神看得有些脸热,他微微低头避开赵云澜的目光,握住了那只伸过来的手:“那云澜你等我一会,我把最后一点教案写完。”

 

赵云澜大剌剌躺在沙发上,他看一会自家斩魂使,又玩一会手机,只觉得幸福无比,当然要是没特调处那些个破事就更好了。

算了,今天七夕,不去想那些烦心事。

也许是沈巍的气息沉静安然得实在让人放松,又或者赵云澜最近真是累得够呛,伴着笔端沙沙和偶有的键盘敲击,他不知不觉沉下思绪,渐渐睡了过去。

醒来时窗外星光点点,房里则是一片黑暗,只除了办公桌上照着沈巍的那盏台灯。

赵云澜发现自己身上盖着的是沈巍的西装外套,他揉着眼睛又躺了一会,才带着初醒的哑音问道:“几点了?”

“十点半。”沈巍看了眼手表,起身走了过来,“回家吧,我给你煮点东西,吃了再继续睡。”

赵云澜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他甩了几下脑袋,勉强坐了起来,又很快将脑袋靠上了沈巍的肩头。如此放空了好一会,他才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张餐券:“可惜了这么一顿烛光晚餐。”

“下次吧。”沈巍拍拍他的手背,“赶紧起来,再不吃东西,你的胃又得难受了。”

赵云澜很是惋惜地又叹了口气,终于坐直了身体。然后在沈巍起身时,他突又一把将人拉住,偷笑着把嘴贴了上去,在那唇边偷了个香。

“巍巍,七夕快乐。”

沈巍眸光清亮含笑,趁赵云澜坏笑的当口出其不意地在他的唇上也啄了一下,成功地反将了一把。

“昆仑,七夕快乐。”


评论(42)
热度(641)

© 白逗珂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