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荒马乱的幸福(Ming & Kit,一发完)

回归小甜饼的真身,祝你们开心!


“你今天真不回来?”Kit忍着窃喜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Kit这是想我了?”Ming在那头轻轻一笑,语气低沉暧昧,“要不我现在就回去好好伺候大爷您就寝?”

“我挂电话了!”

“好好好,不开玩笑。”Ming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放软了声音,“今天项目上线第二天,还得守着,顺利的话,明天中午就能回去补觉了。”

“那你记得吃东西。”Ming语间掩不住的疲惫让Kit听得心疼,柔声嘱咐道,“买点新鲜橙汁补充维C,别忘了给你下面那些小朋友也多买点。”

“知道了,Kit你也……”那头传来些嘈杂,打断了Ming的话,“Kit,我这边得去忙了。”

“好,挂...

恶魔天使(Ming & Kit)

青春年少,好胜心来得尤其容易。

不过是妹妹口中的偶像从自己变成了什么篮球队长,那个原本陌生的名字便轻易成了开始在意的对象。

Ming,来自隔壁班,最近一次的年级统考排名第十。

从没掉出前三的尖子生Kit,一向不太注意在他之后的排名角力。

没想到这个叫Ming的高个子男生,成绩倒是还不错,虽然比不上自己。

最重要的,除了成绩之外,还是最受校内推崇的运动达人,这个魅力加分可就不止零星半点了,至少Kit知道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不再会是妹妹崇拜的对象。

少年最是心高气傲,Kit心里那股劲儿,就这么拧了起来。

以至于,在不久后的某次放学夜归,他垂头丧气地坐在路旁看着掉了链...

慌心一夜(Ming & Kit)

那张唇靠近的时候,Kit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在拒绝或答应间,他感受到了脸颊上扑打的热气,带着有些陌生的海洋香。

不是雪松香。

那丝遗憾被刻意忽略,Kit强迫自己收回心神,注意力又放到了眼前这愈加暧昧的现场。

让人脸红的热气几乎要贴了上来,但那份热情却不足以让他心跳。

唇畔间只剩咫尺的距离,Kit听到了来自心上的叹息,终于松开了拳头。

真的还是不行。

想要推开对方的手还没有抬起,耳边一阵疾风扫过,他和对面的男人被野蛮拉开,伴着怒不可遏的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Ming!

雪松香几乎伴着声音顷刻而来,带着熟悉的汹涌。

惊讶间,Kit对上了Ming...

没有玫瑰的花店(Ming & Kit)

在一片重口味的车轮间,我苟延残喘,证明了自己纯洁小清新的本质!

大家,情人不重要,节日最开心!


“老板,”Sutee咬着嘴唇,声音相当没有底气地打着颤,“那个,据可靠消息,明天……明天就是情人节了。”

台子上埋首花堆的人抬了头,眼睛眯成一条缝,隐隐透着股威胁:“所以?”

紧张的吞咽声发自喉间,花届好员工Sutee秉持着一位花店员工的业界良心,硬着头皮抖了抖小身板:“那个,现在……”

“嗯?”这下连鼻子都喷了气,手上的花剪自朵朵锦簇中亮了出来,反射一道锐利的光。

“进玫瑰花还……还来得及。”颗颗冷汗从额上冒了出来,Sutee抖着小腿不动神色往后移了移椅子,用尽最后一点...

甜(Ming & Kit)

 @寂寞如雪锦肉肉 


旧文重修,略有改动,就当新文看吧~!


玻璃柜里是最后一块芒果千层,两个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

“你好,这块我要了。”

Ming看向左边,白净细嫩的一张脸,一对酒窝若隐若现地惹人垂涎。

那双大眼睛正柔柔看过来,轻眨对上,随即粲然一笑:“这块给你吧,我明天再来。”

“等一等。”接过服务生递来的盒子,Ming往男生面前一伸,“送给你。”

“这怎么好意思……我…….”

“那……就用你的号码来换吧。”目光紧锁,眼看着白净小脸染上了红,Ming又走近一步,“好不好?”


与自己的嗜糖如命相反,Ming不喜欢甜的...

因为是你,一切刚刚好


感谢长评。确实,我把最美好的一切设定都给了Kit,也寄托了很多个人的价值观,读得出来都是知己。

谢谢66,也希望每个从我文中汲取快乐的人能够在自己的生活中收获平淡的幸福~

66:

 @白逗珂基 给太太的《果子六赏》中兰实三部曲第一部《刚刚好》写了篇长评,希望太太不要嫌弃。


——————————————————————————————————


订本子的时候和珂基聊过几句关于她的兰实三部曲,她曾玩笑的称其为“撩汉宝典”,现在读完,觉得她的自我定位甚是准确。


说说兰实三部曲的第一部《刚刚好》。整个读完,一气呵成差不多花了我半个小时的时间。读完...

对的人(Ming & Kit)

5000+小长篇,算是Copter迟来的生贺~~~


1


炎炎夏日,商场里人山人海,显然这一整座城市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挤到了眼下冷气最充沛的地方。

拿着要买的东西,Ming挤在长长的队伍里等着结账,好容易到了他,往口袋一摸,空的!

“Ming Kwan先生,有人捡到了您的钱包,请您速到5楼广播台认领……”

这一小时的队,算是白排了。

急匆匆往五楼赶,到了跟前,不小心和一人擦肩撞上。

“对不起!”时间紧迫,他也顾不上停留,所幸对方也没有追究。

接过广播台工作人员递来的钱包,他急忙打开:证件、票据、现金和银行卡一样不缺。

这才松了口气:“请问,能告诉我...

牵手/Holding you(Ming & Kit)

 @喝一杯果汁 


最近连续被吞,都会顺手改一改,这篇酸酸甜甜~



黑暗中,窸窣低吟时近时远,周身笼罩着入骨的冰凉,暗处似乎有什么蠢蠢欲动。

突然,一个白影哀嚎着扑了过来,Kit闭着眼睛一声大叫扒上了前面那人的胳膊。

出了鬼屋,阳光温暖照拂上脸,Kit这才颤抖着睁开眼,他抓着的那个男生正静静看着他。

“不好意思。”赶紧松开那人,Kit把汗湿的手放到背后偷偷擦了擦。

“没关系。”

男生很温柔。长得也…好帅!


“当然帅!”咬下一大口冰棒,Beam口齿不清地说,“他不仅是高二级草,还是新一任校草。”

怪不得!

不远处篮球场上,Ming...

走四方(Ming & Kit)

裹着头巾,背着包袱,挑着灯笼,瓜小明一天到晚在外头旅行不着家。

明信片一张接着一张,一会小桥流水,一会寺庙大川,眼看在桌上堆成了小山。

这个不肖子!

牵肠挂肚的老父亲Beam看得长吁短叹,捡出最近一张给一旁坐着的蜗小酒递了过去。

“又是大阪城!”Beam一抹辛酸泪,“都去了三次了!也不知道回来看我一眼!”

明信片上的瓜小明,顶着那块绿了吧唧裹了层灰都快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头巾,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背影看着可有些寂寞。

“小酒,你不是他好朋友吗?你写信让他回来!”

长长的触角转过来又转了回去,蜗小酒摇摇头,慢慢吞吞往外挪,在地上留下一道歪歪扭扭的水线。

这孩子还是那么不爱说话。...

兰实番外37之故地重游(Ming & Kit)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Kit,Ming自己也说不清楚。

明明不是最高,不是最好看,就连个性也不是那么柔软。只是作为头号情敌的左右时常入眼,充其量算是个熟悉的存在,话也说不上几句,如果不是那场体育器材室的意外。

个子瘦瘦小小抱着却很舒服,明明很嫌弃却还是任凭自己抱着哭,安慰的话说得干巴巴却不放弃安慰自己,Kit学长,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嘴硬心软很可爱。

真是嘴硬心软。

嘴上说着“我们不熟”,下一次还是会出现在体育器材室后面的小树丛,一脸不耐烦地听自己说着傻乎乎的心事,语气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关心,伴着青春期最惨淡的初恋伤痛,一丝丝消融在了午后慵懒的阳光和风中。


沙滩...

1 / 6

© 白逗珂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