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逗珂基

没有礼貌的人,不会搭理哦

第三案(巍澜*瞳耀,剧情向,一发完)

*  巍澜*瞳耀联动,比例基本均分,绝没有偏心

*  瞳耀在大晚上的去了特调处,也是很可怜了

*  如有OOC,算我的, 常识如有错误,也算我的

*  6k长文预警


前文:

第一案

第一案番外(巍澜摩天轮车)

第二案

第二案番外

后文:

第四案

第四案番外



 

 

每个城市都不乏传说,林家宅37号、朝内81号、深圳中银大厦......不管白日里看着多么气派光鲜,亦或平凡无奇,到了晚上,一桩桩一件件借由道听途传声耳相传,总像是带着瘆人青光,叫人连远远看上一眼都不敢。

在龙城,顾村十五号就是这么个耸人的去处。

它地处城乡结合处的老区,十多年前随着城市改造,老区衰落,当地住户大多都搬走了。整个区凋敝少人,除了寥寥几家实在没地儿可搬的穷困户,连白天都看不见几个人影。

顾村十五号的灵异故事传了少说也有十年,无头女鬼、长发男童、还有什么深更半夜的哀嚎,越传越玄乎,倒是没听说闹出过什么人命。

赵云澜上任镇魂令主之初就亲自去探了一次,发现那里至多是些留恋人间的失所游魂,没什么恶意,也闹不起多大风浪,就没多加管束。

谁知这一次,这楼还真掀起了那么点风浪。

林副市长的亲外孙最近加入了什么城市探险小队,一群自诩胆大的年轻人特意挑了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浩浩荡荡地进了那栋楼。

发生了什么没人说得清楚,反正最后屁滚尿流逃出来的一堆人里,林小公子崴了右脚,算是受伤最重的。

林副市长自然是勃然大怒,但这事也不宜宣扬,于是他压了消息,只通过赵云澜他爸那边递了个橄榄枝过来,算是许下了以后的礼尚往来。

 

“听说老区开发是龙城接下来的重点项目。”沈巍从一桌子教案里抬起头,看了眼手表。

赵云澜正在他旁边兢兢业业地画着符,闻言头也没抬,把话接了下去:“据老头子说,这项目由林副市长亲自主抓。”

事关政绩,油水也绝对不少。

沈巍扶了扶眼镜,收拾起手边的教案:“云澜,快9点了,差不多该去接人了。”

赵云澜放下手中的笔,活动了几下胳膊,把刚画完的那张符拿起来抖了抖:“来看看,我这笔法是不是又进步了?”

沈巍看了眼那符纸上的飞龙走蛇,自然是又一次昧着良心地点了头。

赵云澜冲他一抛媚眼,着手把厚厚一沓符纸分成了两堆。

“这堆明天去卖了。”他最近琢磨着再攒点古书,他家沈教授没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就好看古书,这做老公的不得满足满足?至于另外一堆,赵云澜笑嘻嘻地收进口袋里,“送给那只小猫当礼物。”

 

 

 

晚上十一点,白羽瞳站在一栋看着就阴森鬼气的破败老楼前,脸色发白,心里哀叹。

他就知道是这样。

按照他本来的计划,就该坐最早一班飞机过来。

谁知昨晚他看着浴后诱人的爱人,一个没忍住high过了头,导致展博士大早上的死都起不了床,于是早班机变成了晚班机,夜探鬼屋什么的,还真是他咎由自取。

展耀在他旁边站着,脸色也不太好看,当然,主要是因为腰疼。

“两位,准备好了,咱就进去?”赵云澜笑得轻松惬意,仿佛他们接下来要探的完全不是什么鬼屋。

还是他旁边的沈教授靠谱,沈巍拍了拍展耀的肩膀,沉声道:“这屋里的游魂都走得差不多了,应该只有那一个比较棘手。”沈教授的本意自然是想安抚一下二人,可惜这话一出,配上他在黑夜中愈显清冷的声音,展耀只觉得自己浑身更冷了。

比较棘手的那一个,可不就是传说中的恶鬼嘛!

展博士对付活人,哪怕是再暴戾的恶徒都一点不怵,可对付地下那些个,饶是已经有过稀薄的两次经验,他也是底气不足。

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抖,白羽瞳的手就从下面握了上来,抓着他的捏了捏。

怕什么,有这人和他一块呢。

 

这是个老式环形的三层塔楼,黑灯瞎火地,四人一人拿着个手电筒,兵分两路左右开工。

白羽瞳把靠谱的沈教授留给了展耀,认命地跟在嬉皮笑脸的赵云澜身后往右边去。

他只不过回头恋恋不舍地多看了一眼展耀,一转头,原本走在他前面的赵云澜就不见了。

这人一准是在逗他玩,白羽瞳心里清楚,可在此特殊环境之下,也是气都气不起来。

老房子里飘着股阴冷之气,经过上两次经验,白羽瞳自然略有所感,他将手电筒叼在口中,自腰间拿出了那把不一般的枪,全神戒备着往前走。

屋子一间间过,大多空空荡荡,偶然有些残破家具,倒没什么异常。

白羽瞳丝毫不敢放松,他举着枪,数着脚下的步子往前探路,耳边一片安静,只听得到他自己的脚踩着地面的声音。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走到了房屋中间处,快和展耀他们碰上了,却在经过下一间屋子时猛地停了下来。

不对,那把椅子,瘸了一脚,他刚才分明才见过!

身后忽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沙沙”,“沙沙”,然后便是不知打哪儿来的一股冷风,蓦地吹向了后颈。

白羽瞳身体一僵,全身的鸡皮疙瘩在这一霎那集体立了起来。

 

 

 

展耀跟在沈巍身后往前走,同玩心不减的赵云澜相比,沈教授明显是个让人放心的存在,而且据他观察,沈教授的那股法力似乎也更强大一些。

他在心里默默替自家老鼠抹了把泪,希望这老鼠在那一边不要被玩死了才好。

空气湿冷异常,让人遍体生寒,一路上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像。

两人一间间屋子看过去,走了一阵便来到了一个楼梯前,楼梯通往二楼,黑幽幽的楼梯口在两束电筒光的探照下越发像个急欲吞噬的森然大口。

展耀咽了咽口水:“沈教授,要不要......等等赵处长和小白他们。”

“不用。”沈巍勾了一下嘴角,“有云澜在,他们不会出事的。”

 

二楼也和一楼一样,是一屋一户的结构。

展耀紧握着手电筒跟着沈巍往前走,忽然感觉沈巍在一个门口停了下来,他壮着胆子越过沈巍的肩头往里看,一眼就看出了不寻常。

这个屋子太整洁了。

其他的房间多是空空荡荡,偶尔有些坏了丢弃的家具,地上的垃圾也是又脏又乱。

这个房间却是完全不同,有床、书桌、衣柜等家具,摆放得恰当规整。

沈巍抬手抛出几张符,不一会房间各处亮了起来,彻底在两人面前现出了全貌。

地上干干净净,床上的白色被子也铺得整整齐齐,衣柜、书架、书桌甚至还有电视柜,老旧却擦得光亮,齐全得简直像是有人住在里面。

书桌紧挨着床,被擦得一尘不染,上面还摆着个相框。

展耀走过去拿起一看,一男一女身前站着个小女孩,一家三口笑得正开心。

 

 

 

沙沙声越靠越近,白羽瞳摒住呼吸,在又一阵冷风吹上后颈的瞬间,他猛地回身就要开枪,忽听赵云澜的声音在半空响起。

“别开枪!”

然后白羽瞳感觉自己的后领叫一只手抓住,带着他整个人快速后退。

黑暗中亮起一道光,一张符纸燃烧着飞向前方,不多时传来一声哀叫,那符纸便定住不动了。

同一时刻,展耀的胳膊叫沈巍突地拉住,在他没反应过来之前,两人已经出现在了一楼走廊里。

走廊叫数张符纸照得明亮,展耀的目光第一时间锁定白羽瞳,发现他急急喘气似是惊魂未定,赶紧跑到了他的身边。

“小白,你没事吧?”

展耀话中的焦急让白羽瞳倍感踏实,他摇了摇头,握住展耀伸过来的手,发现两人的手掌都是又湿又凉。

走廊那头,距离几人数步之遥,定着个白影。

沈巍看了那白影一眼,余光扫过一旁脸色惨白的白羽瞳,心下明了,这白组长怕是被云澜当作钓鬼的诱饵了。他无奈看向赵云澜,换来这人一个情意绵绵的眼神,于是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

 

搞定了自家沈教授,赵云澜这才转向那个白影:“识相的就别做傻事。”

为了不打草惊蛇,赵云澜和沈巍进楼前便收了气息。

此时两人均不再遮掩,强大的气场彻底释放出来,让那白影急亮一下,像是慌忙答应,赵云澜这才自袖中挥出一鞭,化了那道符纸。

白影得了自由,赶紧后退几步,看样子是想跑,又碍于赵云澜和沈巍在场不敢真跑,只有些瑟缩地贴住一侧墙壁,哀求道:“我......我没有害人,是他们......他们要拿我的东西。”

那女声轻软微哑,听上去有些年纪,随着她开口说话,她的样貌也渐渐露了出来。

这是个身材矮小的老太太,梳着发髻,看年纪得有60来岁,那副瘦弱的模样让赵云澜和沈巍都是暗暗一惊。

一般来说,这个年纪的死魂,若不是心有挂念,比如轮回晷案子里李茜的奶奶,多是第一时间就奔了地府好求个尽早轮回。

老太太口中不停说着:“我的......我的......东西......”

展耀心念一动,把手上的相框拿了出来。

他直觉这照片大有蹊跷,便一直拿在手中,此时刚好可以一试。

老太太一见相框,顿时就要扑上来,连赵云澜的连声断喝都吓不住她。

白羽瞳赶紧护着展耀后退几步,沈巍施法将老太太捆住,心里很有些过意不去。

这老太太的游魂白光拢聚,一看就是生前行了善的,虽不比郭长城那种大功德,也是相当丰厚了。

沈巍放软了语气,轻声问道:“老人家,你叫什么名字?”

老太太闻言一愣,眼睛依旧紧盯着展耀手中的相框,挣扎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只喃喃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叫什么名字?”她自言自语了一阵,突又激动得大叫起来,“三哥,你们带我去找三哥,三哥一定知道我叫什么!”

 

 

 

飘来飘去的白影,不停追着问“我是谁”“你见过我三哥吗”“三哥不见了”云云......

那帮所谓城市探险家的口供倒是对得上,只除了隐瞒他们打算拿照片的事,估计就是因为这个,他们才惹怒了老人家,被追着跑。

鬼屋的事儿算是解决了,林副市长那边也有了交代,可这老太太的身份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因果册查人,需请神符附上人姓名八字,或是搜神符裹上一根头发,方能追查这人的生前身后事。

死魂既无实体一说,老太太又完全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就算是彻查因果册,也无异于大海捞针,只能算是个下下策。

 

其实只要把这游魂一收,再往下面一送,多少的前尘旧事都得断了。

可面对这么个可怜兮兮的老太太,听她声声追问,赵云澜和沈巍都有些下不去手。

沈巍想了想,从展耀手中拿过相框,取出了那张照片。

老太太一见他动了照片,顿时猛烈挣扎起来,口中直叫着“三哥”。

“老人家,我帮你查查。”沈巍的气质沉稳,从来让人信服,更何况是一个无助的游魂。

老太太点点头,直勾勾盯着沈巍的每一个动作。

照片背后有一行小字:1991年5月12日,龙城公园摄。

沈巍将照片又仔细看了一阵,随后撕下一角,置于掌中一道黄符上。

他闭上眼睛,他的手掌之上,黄符带着那张碎片,很快在空中燃成了灰烬。

白羽瞳和展耀屏气凝神,不自觉将手握在了一起,赵云澜余光瞧见,淡淡一笑。

过了一会儿,沈巍慢慢睁开眼睛,冲老太太抱歉地摇了摇头。

 

沉默之中,赵云澜给沈巍递了个眼神,然后看向了身后的白羽瞳。

白羽瞳此时早反应过来了,自己刚才那就是被赵云澜摆了一道,生当了回鱼肉诱饵。

他心下恼怒,避开赵云澜的眼神,正打算死不松口,袖子就叫身边的展耀拽了拽。

“小白......”

问世间谁能搞得定白羽瞳,那必然非展耀莫属。

白羽瞳无可奈何地按住展耀的爪子,不甘不愿地冲赵云澜翻了个大白眼。

“这事,我们来查。”

 

 

 

赵云澜的越野车一路开进了特调处大门。

下了车,老吴立刻迎了上来。

他一早得了赵云澜的吩咐,说有贵客要上门交流,必须得好生伺候。

最近他敬爱的赵处长,啊不,应该叫赵局长,赵局长亲自给他选购了一身新纸皮,说是按着当下最红男明星的样子定做的,他今天可是特地换上了,来给赵局长涨涨脸。

“这就是S.C.I.的领导吧。”老吴热情地冲白羽瞳和展耀伸出了手。

展耀深知白羽瞳洁癖的毛病,主动握住了老吴的手,一旁的白羽瞳越看这人越觉得眼熟,总像是在哪里见过,还有这人的皮肤,平得跟纸糊的似的,一点褶皱都没有,这也太白了吧。

“领导您叫我老吴就好。”

老吴?

展耀看着眼前青春洋溢的脸,一个“老”字是怎么都喊不出口。

不过这特调处真是有工作热情,深更半夜的还灯火通明。

 

好容易告别了热情的门卫“小吴”,赵云澜领着他们往楼里走。

一进门,展耀就看见了地上蹲着的一只猫。

那猫黑毛油亮,体胖腰圆,乍看就跟个黑煤球似的。

这特调处的福利可比他们S.C.I.好多了,至少还能养个宠物。

展耀用眼神向白羽瞳表达了一下长久的怨念,正打算上手去摸,那猫往旁边一躲,竟然开口说话了:“展博士,请自重。”

被一只猫冷冰冰地教育要自重,展博士觉得这个世界比他以为的还要疯狂。

他的手还尴尬地僵在半空,被白羽瞳用力扳了回来,他扭头一看,这人倒是一脸的平静,大惊小怪,这人还一脸鄙视地冲他做了个口型,不就是一只会说话的猫。

经历过女鬼洗礼的白组长,果然是处变不惊。

 

处变不惊的白组长正负手而立,傲视自家少见多怪的副组长呢,他脚边就叫什么冰冰凉凉的划过一下,他随意低头一看,登时呆住了......这他妈是......蛇尾?

他硬着头皮,几乎是下意识顺着那道粗大的蟒青蛇尾往上看,那蛇尾行到某处便收进了一条红色长裙里,他又顺着那裙子继续往上,有腰、有胸、还有脸!

这敢情是一条美女蛇!

祝红已是许久没用真身吓人了,何况还是这等顶级帅哥,她不免有些兴奋,一时连蛇信都吐了出来,眯着细长的眼睛娇嗔道:“白组长,怎么才来呢?”

还是一条会说话的美女蛇!

见白羽瞳直愣瞪她,动也不动,祝红玩心大起,正打算将蛇信再吐得长一点,眼前突然一晃,瞬间换成了展耀紧绷的脸。

那狰狞的棱角,明显也是吓得够呛,就是眼神贼亮,看她跟看阶级敌人似的。

讨厌,怎么又是现成的一对?

这世道,男人都只跟男人玩了嘛!

祝红哼地一声把蛇尾一甩,身姿绰约地滑走了。

展耀没好气地撞了下还在发愣的白羽瞳,就听他“啊”地一叫,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白羽瞳终于想起在哪见过门卫小吴的那张脸了。

马韩女朋友陈佳怡的新戏男主角,那个叫季肖冰的,不就长那样!

门口的那个小吴,只怕......只怕......也不是人......

白羽瞳酝酿了一晚上的冷汗,这一回终于是流了下来。

 

赵云澜在一旁抱着胳膊,将这一惊一乍看得有趣,他还嫌不够热闹,又悄悄示意,把汪徵叫了过来。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汪徵,以后你们需要什么可以和她说。”说着,赵云澜“哎哟”一声拍了下自己的头,“看我这脑子,汪徵,赶紧给两位泡壶好茶。”

汪徵领命而去,展耀看着她婷婷离开的背影,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这个女人怎么没有脚......紧挨着肩膀传来白羽瞳轻微的颤动,展耀不用看也知道,这人的笑容一定跟他一样僵硬。

这个百感交集的当口,一个男人口中念念叨叨,一阵风似地跑到了两人身边。

“来,跟我说‘茄子’!”

闪光灯咔嚓一下,林静心满意足地看了眼刚拍好的自拍,自己还是那么帅,就是后面这两位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算了,回去用滤镜修修吧。

林大师把手机往兜里一揣,冲两人“阿弥陀佛”地抱歉道:“两位施主久仰大名,我这赶着出任务,等有空一定再和两位好好拍上几张!”

如此说着,他也不等白羽瞳和展耀回话,转头朝赵云澜和沈巍一点头,又一阵风似地冲了出去。

 

可惜今晚老楚不在,赵云澜摸着下巴感到些许遗憾。

沈巍在旁边把他肩膀一拍,眼神里的意思,适可而止,别玩得太过了。

赵云澜得了自家沈教授的令,手上响指一打,眼见着白羽瞳和展耀脸色恢复了一些,这才抬脚把人往里带。

“刚开始都有些不适应,多看看就习惯了。”

白羽瞳悄悄擦去颊边的冷汗,手背不动神色地和身边的展耀碰了碰,身体终于回了温。

不好意思,我真的一点也不想习惯,白组长面无表情地想。





评论(16)
热度(473)

© 白逗珂基 | Powered by LOFTER